一秒记住【新笔下文学 www.xbxwx.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用来装坐垫手帕等惯用物件的随身包裹底,压着一码齐整针线。

    两套中衣,一顶百子帐。

    知木瞧得微愣,随即笑起来,“怪道知土这几天总睡得晚。原来是忙着给殿下和皇妃做针线。好叫皇妃知道,知土早前曾说过,要做一顶百子帐贺皇妃新喜,奴婢还当知土说过就忘,没想到今儿竟见着了。”

    知土闻言面露赧然,“奴婢手笨,做废了好几匹布料。总算这一顶还能看,今儿才敢拿出来敬给皇妃。”

    李菲雪先意外后恍然,“难为你有心了。”

    即使不说,她也看得出知木知土曾惶恐曾不安,担忧念浅安进门后她这假宠妾又该如何自处。

    百子帐这事,她倒是知道。

    她转眼看那套男式中衣,垂下目光问,“东跨院倒是还收着殿下的旧衣裳,如今都不能穿了。你这尺寸可对?”

    早年楚延卿常在东跨院“留宿”,大婚后再没进过东跨院,以前的衣裳早就小了。

    知土心头一紧,面上恭谨道:“十然姑娘如今管着针线,奴婢不敢拿小事儿惊扰正院,就去请教十然姑娘,尺寸应是对的。”

    “十然那里不管殿下贴身针线。殿下的中衣汗巾一总都归大嬷嬷做,打小穿用惯了。”念浅安当李菲雪自己人,也当知木知土自己人,语气和缓道:“我的针线有远山近水做,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往后只管伺候好菲雪姐姐,我这里不用费心。”

    至于百子帐,早晚三炷香拜送子观音已经够了,再来一顶睁眼闭眼都得被迫瞧见的百子帐,简直压力山大。

    “四姐姐成亲比我早,也比我更需要百子帐。”念浅安肥水不流外人田,转头吩咐小豆青,“李家的送子观音有灵,李家丫鬟做的百子帐想必也灵。你拿去送给四姐姐,顺道瞧瞧四姐姐在渔阳郡公府过得可好。”

    小豆青领命而去,念浅安又吩咐小豆花,“开库房挑几匹好料子给知土。”

    知土忙蹲身谢赏,眼底失望不为人知。

    李菲雪看一眼知木知土退出去的背影,眼底闪烁同样不为人知。

    知木则望着小豆花往库房去的背影,打趣道:“皇妃真和气,对姨娘好对我们也好。皇妃赏的定是好料子,你这针线送出去可不亏。”

    光赏几匹破布算什么和气!

    知土心里苦闷,嘴里敷衍着应和,知木不以为意,解开随身包裹取雨具,叹道:“怕是不等姨娘回去,又要下大雨了。”

    知土闻言看向转瞬阴沉的天际,低低道是啊,“今年夏天真是又热又闷,阵雨一时下一时停,惹人心烦又叫人捉摸不透,”

    她说着知木听不懂的感慨。

    念浅安则说着谁都听得懂的善堂计划书,结果只换来李菲雪一叠声赞好。

    楚延卿的态度像哄孩子,李菲雪的语气也像哄孩子。

    念浅安又气馁了。

    李菲雪见状忙揣着明白装糊涂,硬挑出几处当问题求教,不是只会说好话,而是有话无从说起。

    前世六皇子妃是魏明安,今生六皇子妃是念浅安。

    魏明安曾大办善堂,念浅安也要大办善堂。

    可见背后出主意的应该是殿下。

    殿下还是殿下,六皇子妃无论是谁,善堂一定办得成办得好。

    除了赞好,她还能说什么?

    李菲雪心里苦笑,面上赶紧捧场,“这笔开销可不少,所幸殿下的身家不薄。”

    她管着家,张口就报了个数。

    念浅安听得眼冒绿光:怪不得楚延卿之前一出手就是几万两银票,皇子亲夫好有钱!

    她瞬间被金钱治愈不气馁了。

    大概连老天都不忍直视她的财迷样儿,闷雷乍响,大雨紧随其后砸下来。

    听计划书听得昏昏欲睡的远山、近水顿时被雷劈醒,见念浅安和李菲雪话过盏茶,忙颠颠儿换茶,又颠颠儿换八卦聊,“听说尚郡王府不仅收了两个姜氏女,还收了个椒房殿指派的教养嬷嬷。说是姜贵妃的意思,尚郡王内帏不修、尚郡王妃管不住妾室,那就让教养嬷嬷帮着坐镇内宅,好时刻提点尚郡王妃。”

    远山幸灾乐祸,“姜氏女一个做了贵妾,那教养嬷嬷到底是去提点尚郡王妃,还是去帮衬姜氏贵妾的,可就难说了。”

    近水故作后怕,“幸好皇妃早有准备,一事发就快刀斩乱麻。不然那姜氏女和教养嬷嬷,就不是去尚郡王府,而是来咱们院里了。”

    念浅安一脸傲娇:“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嘛!”

    一脸懵圈的远山近水:“……”

    关天下武功什么事,皇妃这是又看了什么奇葩话本?

    一脸忍笑的李菲雪也:“……”

    关天下武功什么事,念浅安真正是个妙人!

    空气突然安静,片刻后远山近水立即狂拍马屁,一个道皇妃英明一个道皇妃神武。

    李菲雪看着互相逗趣的主仆三人只是笑。

    任姜贵妃再雷厉风行,任那教养嬷嬷再有本事,也帮衬不了那位姜氏贵妾。

    尚郡王妃绝不会让姜氏女得宠,更不会让姜氏女怀上孩子。

    更何况即便没有尚郡王妃,尚郡王照样不会有庶子庶女,连嫡子嫡女都不会有。

    哪天尚郡王府传出喜讯,哪天就是尚郡王府的死期。

    想起前世她那个孩子怎么来的又是怎么没的,李菲雪早无恨和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朱门贵女守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笔下文学只为原作者鸿一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鸿一菌并收藏朱门贵女守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