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新笔下文学 www.xbxwx.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何庆武?!”

    马维渊闻言眉头一皱,似乎压根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满脸陌生的打量何庆武一眼,冷声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何庆武还是什么何庆文,在我这里都不好使!”

    说着他立马转头朝身后的手下冷声喝道,“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把人给我抬出来!”

    “且慢且慢!”

    一旁的段然略一沉吟,面色陡变,急忙喊住了马维渊,面色忐忑的转头冲何庆武说道,“您说您叫何庆武?!莫非您是何家的何老爷子?!”

    他这话说的恭敬无比,说到最后一句话不由心惊肉跳,从面前这个老人的高龄来判断,多半是何家的那个老爷子无疑!

    只不过他对何家老爷子的名字不确定,只知道好像叫什么武来着,所以此时才会如此问道。

    “不错!看来我这老头子的名字,倒是还有人知道啊!”

    何庆武笑呵呵的自嘲了一句,他话虽这么说,但是手却用力的戳了戳拐杖,挺了挺身子,脸上浮起一丝舍我其谁的霸气!

    那种从枪林弹雨中冲出来的气势,让他有种不怒而威的压迫感!

    听到何庆武的亲口承认,段然脸色陡然一白,身子下意识的低了低,无比恭敬的冲何庆武说道,“哎呦,不知道是老爷子您,刚才多有得罪!请您老见谅,见谅!”

    段然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止不住的颤抖,极力压制着自己内心惊慌。

    开玩笑,这是谁啊,京城第一大世家何家的何老爷子啊!

    “何庆武”三个字何止是值点钱啊,这简直就是金字招牌啊,就是这三个字,让何家成为了京城第一大世家,就凭这三个字,何家的那帮后代便可以在京城为所欲为!

    他这种京城总局的警察队长说出去倒也是威风八面,到了地方上,就是当地的一把手都得亲自出来迎接,但是此时在何老爷子跟前,他感觉自己就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卒子,甚至连名字都不配提起!

    “何……何家?!”

    马维渊虽然后知后觉,但是也知道何家在京城的地位,得知眼前的正是何家那位追随过开国太祖的老爷子,身子也猛地一颤,万分惊恐的望着何庆武,惊声道:“您……您就是何家的老爷子?!”

    其实也不怪他反应慢,毕竟像何家、楚家这种大家族,离着他太远太远了,因为压根不是他能接触到的程度,所以他自然不知道何庆武的名字,而且一开始也压根没敢往这上面联想。

    而现在他知道了何老爷子的身份,想起自己刚才不知死活的话语,几乎都要吓破胆了!

    要知道,何家老爷子这种级别的人物,一句话,就能让他奋斗一生的成果顷刻间烟飞云散!

    何庆武冲他淡淡一笑,说道,“现在我这老头子,可还入得了你的法眼?!”

    他在京城数十年间,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对他这么无礼了,所以他的语气中也不由多了一丝愠怒。

    马维渊显然听出了何庆武话中的揶揄之意,身子猛地打了个趔趄,差点扑跪在地上,急忙弓着身子颤声道:“老爷子,我该死,我该死,我有眼不识泰山,您老千万别动气,我这就自罚!”

    说着他用力的拿手扇起了自己的耳光,一下一下分外用力。

    他知道,要是自己这几下耳光能够让何老爷子息怒,那当真是谢天谢地了!

    不过何庆武的气量比他想象的要大的多,急忙冲他招招手,淡然道:“行了行了!老头子没有怪你的意思,但是人今天你是不能带走了!”

    马维渊听到这话面色一苦,几乎都要哭出来了,低着头,满头冷汗的哆哆嗦嗦道,“老……老爷子,不瞒您说,这……这是国委那边下的命令!”

    “国委?!”

    何庆武眉头微微一蹙,显然有些意外,不过他也压根没有放在眼里,沉声道,“那你让国委直接来跟我谈吧!”

    别说是马维渊只是接到了国委的命令,就是国委的秘书长来了,他也完全不给丝毫情面!

    说着他再没搭理马维渊,在李千影的搀扶下往里走去。

    “老,老爷子……”

    马维渊猛地吞了口唾沫,满脸难色,一时间惶恐万分,六神无主。

    “走,走!”

    段然立马过来拽着马维渊往外走去,低声说道,“你还喊什么喊啊,老爷子让你走你就快走,剩下的事就不关咱们的事了,实话告诉你,就是国委那边,对老爷子都得客客气气,走吧,咱回去如实汇报就行!”

    正所谓神仙打架,哪是他们这些小喽啰能够参与的,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马上走,回去如实的汇报。

    说话间段然已经拉着马维渊顺着楼梯走了下去。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走!”

    赵忠吉见跟马维渊来的那几个手下还愣在病房门口,立马呵斥他们一声,心中暗骂了一句蠢货。

    那几个人见状也立马跑过去跟着马维渊等人下了楼。

    “何老爷子,这次多谢您了!”

    江颜见事情平息了,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急忙给何庆武深深鞠了一躬,语气中说不尽的感激。

    要不是何庆武及时出现,她和叶清眉现在已经被带到检疫局去了。

    此前的她从未对权力这种东西有过太多的概念,但是这次事情却深深的震惊到她了,步承拿出拼命的架势都没能组织住马维渊那帮人,但是何老爷子往这边一站,便吓得那帮人落荒而逃!

    这就是权力的威力!

    “这么见外做什么,别客气,别客气!”

    何庆武赶紧冲笑呵呵的冲江颜招了招手,示意她不用多礼,同时何庆武满是皱纹的脸上布满了笑容,两只原本威严无比的眼睛微微弯起,目光中溢满了慈爱,冲江颜慈和道:“你……是家荣的妻子?!”

    江颜点点头,轻声道:“对,何老爷子,我是家荣的原配妻子,江颜!”

    “江颜!嗯,好名字,好名字啊!”

    何庆武笑呵呵的连连点头,轻声道,“不要叫什么何老爷子了,显得生分,你要是愿意,叫我……一声爷爷吧!”

    江颜微微一怔,关于何家荣与何家之间的事情,她是十分清楚的,知道何家这边不管何家荣是不是何家的骨肉,何家都是不打算认他的,所以现在见何老爷子主动套近乎,她倒是有些意外。

    何庆武见江颜愣着没有说话,脸上不由闪过一丝失落,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看到江颜眼角的泪水,从中山装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条干净的丝质手帕,递给江颜,关切道:“他们没有吓到你吧?!”

    “谢谢您,不用不用!”

    江颜有些受宠若惊的冲何庆武摆了摆手,赶紧自己用袖口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冲何庆武连连摇头道,“我没事,没事!”

    “老爷子,您好啊,您还记得我吗?!”

    这时一直站在后面的赵忠吉迈步走上前,满脸讨好的冲何庆武笑道,先前他去疗养院的时候,曾经跟何庆武有过一面之缘,所以倒是也认识何庆武。

    “小赵!”

    何庆武似乎也还记得他,笑着点了点头,“老头子年龄虽然大了,但是还没到老糊涂的地步,当然记得!”

    “哎呦,您还记得我啊,真是我的荣幸啊,您老可是老当益壮啊!我感觉您老的体格比我都好!”

    赵忠吉满脸堆笑的恭维了一句,随后疑惑道,“不过何老,我有一事不解,您老怎么会过来呢?!要不是您帮我们解围,我们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何庆武来了之后什么都没问,直接让马维渊那帮人走,显然是他已经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特地过来解围的,所以赵忠吉心头疑惑,不知道老爷子是怎么知道的。

    “这不嘛,千影去跟我说的!”

    何庆武拍了拍一旁搀扶着他的李千影的手,笑呵呵的说道。

    “李小姐?!”

    江颜也不由有些疑惑,急忙走上前来,望着李千影不解的问道,“李小姐,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这边发生的事的?!”

    “奥,我下午的时候去过医馆,厉大哥把清眉姐姐生病,以及何先生去津门的事都告诉我了,然后我就赶了过来,想探望探望清眉姐姐,结果防疫局那帮人正好在我前面进来了,我见他们来势汹汹,就跟了进来,刚才我就站在走廊那边,所以听到了他们要把清眉姐姐带走!”

    李千影急忙解释道,“当时我站在他们身后,你们可能都没注意到我,我见事情不妙,所以就打电话给我爸,想让他找人帮忙,但是他正好在何爷爷那边作客,何爷爷听说这件事之后就主动要过来帮忙,所以我就跟他一起过来了!”

    一听说是林羽的事,何庆武自然心急不已,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

    江颜听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十分感激的冲李千影一点头,轻声道:“李小姐,这次真的多亏了你了……”

    “江姐姐,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李千影赶紧走过来挽住江颜的手,轻声道,“何先生救过我的命呢,我做这点小事,又算的了什么呢!”

    “对了,家荣那边进展的怎么样了?!”

    何庆武笑呵呵的问道,内心早已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林羽那边的情况,他对此次病毒事件可是有所耳闻,知道这次林羽去津门,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他虽然内心担忧不已,不过还是强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

    “是啊,江姐姐,何先生那边有进展了吗?!”

    李千影也立马兴冲冲的冲江颜问道,摆出一副小迷妹的表情说道,“以何先生的医术,肯定没有问题!”

    她刚才偷听到马维渊要把叶清眉带走,她就迫不及待的跑出去找人帮忙了,所以并不知道林羽手机无法打通的事情。

    江颜听到他们两人这话面色顿时一凄,低声道:“家荣……家荣他失联了……”

    “失联了?!”

    何庆武面色猛然一变,紧紧的攥住了手里的拐杖,急声道,“怎么会失联呢!”

    李千影心头也猛地一颤,紧紧的握住了白皙的手掌,指甲几乎都要掐进手掌里去了。

    她是女人,自然能够感受到江颜表情间传达的那股绝望与惊慌。

    “可……可能是山里的信号不好……”

    江颜依旧在自欺欺人的说道,但是此时除了自欺欺人,她别无选择。

    “多长时间了?!”

    何庆武急忙问道。

    “已经超过三十个小时了!”

    一旁的步承冷冷的回答道,一开始的时候就是他联系的林羽,所以他对时间掌握的很准。

    “三十个小时?你们为什么不早跟我说?!”

    何庆武声音颤抖,饶是沐浴过鲜血,历遍生死的何庆武此时也不由有些惊慌了!

    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他,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体会过惊慌的情绪了,但是此时他却着着实实的慌了。

    因为他害怕,害怕何家荣就是他最最疼爱的二孙子!

    他这个孙子已经死过一次了,他也亏欠过这个孙子一次了,他不能再继续亏欠这个孙子了,要是何家荣有个三长两短,那他估计会遗憾一辈子!

    众人听到他这话不由微微一怔,尤其是赵忠吉,大惑不解,何先生失不失联,为何要惊动他老人家呢?!毕竟何家……

    想到这里赵忠吉心头猛地一颤,似乎猛然意识到了什么,莫非何先生是何家的子孙?!

    何庆武猛地转过头,冲身后的随从说道,“快,把手机给我!”

    身后的男子急忙把手机递给何庆武,何庆武颤抖着手接过手机,接着转头冲江颜急声问道,“对了,你说家荣是去了哪里?!”

    “津门!”

    江颜急忙说道,内心有些意外,显然也没想到何老爷子竟然会如此紧张。

    “我知道,津门哪里?!”

    何庆武急忙问道。

    “我也不清楚是哪里,好像说是在津门与京城郊外山区的一个军营!”

    江颜皱着眉头说道,其实她对林羽所在的具体位置也说不清楚,因为林羽给她打电话的话时候,自己都说不清楚。

    何庆武见江颜说不清楚,叹了口气,也再没问,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没几声,那头便传来了一个兴奋的声音,“哎呀,老首长啊,这么晚了,您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

    “小裴,你干嘛呢?!”

    何庆武没等他说完,迫不及待的打断了他。

    “老首长,我在军区办公室呢,有点事还没处理完!”

    电话那头的小裴笑呵呵的说道,对“小裴”这个称呼十分的受用,但是让人惊讶的是,这个小裴的两鬓已经花白,眼角和额头也已经布满了皱纹,显然年纪已经不小,而且跟让人惊讶的是,他肩膀上扛着的,是上将军衔!

    而此时这位上将,对何庆武恭敬无比,宛如一个听话懂事的晚辈。

    “你把你手头的事放放,先帮我解决我的事,我这件事是十万火急!”

    何庆武着急忙慌的冲小裴说道。

    “怎么了?!您老出什么事了?!”

    小裴闻言吓得身子一颤,啪的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来,急声道,“您在哪,我这就过去!”

    “我能有什么事啊!”

    何庆武急忙说道,“我问你,你现在军区下面掌握的最好的特种部队是哪支?!”

    小裴虽然不知道何庆武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急忙说道:“这您还用问吗,当然是自臻领着的暗刺大队啊!”

    说着他语气一变,急忙道,“莫非是自臻出了什么事?!”

    “暗刺大队不是在边境吗?!在京城还有多少人?!”

    何庆武急忙问道。

    “奥,还剩二十一人!”

    小裴急忙汇报道,内心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行,二十一人太少了!”

    何庆武沉声道,“那除了暗刺大队,你手底下最好的特种部队是哪支?!”

    “蝎虎大队,是我手底下除了暗刺大队外的又一直王牌特种部队!”

    小裴一挺胸,语气铿锵的答道,“老首长,有什么事,您就尽管吩咐吧!”

    “好,那这样,你让这个蝎虎大队的全部人员和暗刺大队剩余的全部人员一起行动,帮我找一个人!”

    何庆武急忙跟小裴交代道。

    “找……找一个?!”

    电话那头两鬓花白的小裴顿时有些石化在了原地!

    何老爷子兴师动众的让他派出他手底下两大华夏最知名,甚至在国际上也威名赫赫的特种部队,竟然就是为了让他找一个人?!

    “对啊,找一个人!”

    何庆武眉头一蹙,问道,“怎么,有困难?!”

    “啊,不,不困难!”

    小裴急忙摇头,其实他是觉得这简直是用大炮打蚊子,大材小用,既然要找人,直接找警察和救援队不就行了!

    不过老首长的命令他不敢不从,还是耐着心思说道,“老首长,那您找的这个人是谁?肯定对您而言很重要吧!”

    “不错!”

    何庆武直接说道,“这段时间津门那边有一个部队爆发了一种病毒你知道吧?!”

    “这个我知道,您老是怎么知道的?!”

    小裴面色一变,急忙说道,“您老当真是无所不知啊!”

    “行了,少跟老子废话,既然你知道就好办,那你现在立马派出这两只特种部队,给老子去那里找人!”

    何庆武语气一急,连骨子里的那股粗犷豪放的一面也暴露了出来。

    “是!首长!”

    小裴下意识的啪的挺身站直,听到何庆武的语气,似乎有些梦回当初跟着老首长血战沙场的岁月,高声道,“我这就安排,保证完成任务!”

    他这高声一喊,门外的警卫员吓了一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急忙走了过来,看到自己的首长正站着军姿跟人打电话,顿时惊讶不已,据他所知,以他们首长的地位,就算跟军委和国委那些权利金字塔顶尖的大人物打电话也不用如此恭敬啊!

    此时裴上将问完何庆武要找的人的信息后,也正好挂断了电话,看到警卫员后立马冲他招手道,“来,你来的正好,你现在立马去给我查,津门地区爆发病毒部队的番号,让他们的最高首长直接给我打电话!”

    他没有这支部队的电话,但是他可以吩咐下去,让这支部队的首长给他打电话。

    虽然这种疫区不能随便进入,但是老首长的命令他不得不从!

    “是!”

    警卫员啪的打了个敬礼。

    “还有,你现在抓紧给我通知暗刺大队和蝎虎大队的人,让他们立马整理装备,全员即刻朝着津门疫区的部队进发!”

    裴上敲着桌子急切道,“记住,是即刻!马上!越快越好!”

    “是!”

    警卫员再次打了敬礼,立马转身跑了出去。

    何庆武把电话挂了之后冲江颜轻声安慰道:“放心吧,我已经派人去找家荣了,以他的能力,我相信他肯定会没事的!”

    江颜冲他点点头,无比感激道,“何老,这次真是太感谢您了!”

    何庆武冲她摆了摆手,接着便坐到了走廊一旁的椅子上。

    赵忠吉见状身子不由一颤,急忙说道:“何老,这里凉,您老还是先回去歇着吧!”

    “不用,我在这里就好,万一一会儿国委再有人过来,我也好赶他们走!”

    何庆武有些固执的摇了摇头,面沉如水。

    他知道,万一何家荣有个三长两短的话,这将是他为何家荣做的最后一点事情了。

    “这……这怎么使得!”

    赵忠吉面色陡然一变,急忙说道,以何老这个体格,坐在这里熬大夜,对他的身体将是极大的损耗,要是何老有个好歹,那自己也得跟着受牵连。

    “是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最佳女婿林羽江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笔下文学只为原作者林羽江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羽江颜并收藏最佳女婿林羽江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