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新笔下文学 www.xbxwx.org,最快更新极品女后最新章节!

    苏墨附耳过去,低声说了两句。

    南宫贺瞪大了眼睛,等听完苏墨说完的话,讶异地合不上嘴。

    你行吗?

    苏墨慎重地想了想,道:只要你配合,那就没有问题。

    怎么配合?

    如果有危险人物要见我,那你一定要在旁边陪护。其次,我需要一个可靠的,十分亲近她的人。

    南宫贺想了想,再看了看苏墨坚定的脸色,也释怀地笑了。

    那就按你说的做吧,别怕,出了事,我会担着的。他伸手摸了摸苏墨的头。

    苏墨立马闪开了,用一种嫌弃的眼神瞪着他停在半空中的手。南宫贺吃瘪,气鼓鼓地在她头上拍了一下。

    晚上的时候,苏紫衣被送回了李府。苏墨对她总是不放心,特意让李多柯安排了许多人跟着保护。

    而苏墨自己,收拾了一番,悄无声息地混进了后宫。

    乾坤殿中,当安宛然看到容妃的时候,脸色煞白,颤抖着要哭出来了。

    容妃见她神色有异,便走过去拉住了她的手,诡异地对着她笑了笑,在她耳边说:宛然妹妹,姐姐胸口好痛啊。

    安宛然尖叫着甩开了容妃的手,慌不择路地乱跑,踩到自己的裙子,摔倒在地上。

    姐姐救命啊,姐姐我错了,姐姐你不要杀我

    她鬼哭狼嚎着,把南宫贺也惊住了,他回头望着容妃,见她给自己使眼色,便随她去了里间。

    南宫贺,这个安宛然有鬼,容妃的死可能和她有关。

    苏墨,你这样子看上去倒像是容妃复活了。

    苏墨得意地笑了笑,这个时代的化妆品虽然不如现代,但是人皮面具还是很好用的。

    南宫贺又接着说:我的确怀疑过安宛然,但是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就算我把安宛然推出去,赵家也不会甘休的。

    苏墨朝他翻了一个白眼,如若不是他冲动地把赵华容打入冷宫,哪来这么多事呢。不过话说回来,这事好像还是因自己而起的。

    于是她只能在心里抱怨两句,口中却关切地问:你确定安宛然对容妃很熟悉吗?我们时间不多了,我必须要尽快演饰成容妃那个样子,不然赵思蒙一眼就会看穿的。

    整个后宫中,能容忍赵华容这脾气的,也就只有一个安宛然了。南宫贺用鼻子冷哼了一声。

    苏墨回想了一下和赵华容的见面,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确不是好相处的人。

    两人又再次计议了一番,南宫贺将他所知道的赵华容的事情,悉数说给苏墨听。又将赵府中的人给苏墨介绍了一番,一并称谓及与赵华容的亲密情况都说了。

    苏墨细细的听了,在心里勾画出赵华容平日的样子。

    那赵华安乃赵思蒙的侄儿,听闻与赵华容似乎有些不正当的关系。

    当南宫贺说到这里的时候,苏墨瞪大了眼睛,你是说,他们偷情?

    南宫贺点了点头,面露嘲讽。

    苏墨想了想,道:那你可知道,他们上一次偷着乱来,是什么时候?

    南宫贺想了想,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总不会太久。他望着苏墨,见她别有深意,便笑了,你是要栽赃?

    苏墨弯着嘴角没有回应,反而说道:你这边的消息,我知道得差不多了。你去叫安宛然过来,我亲自来审问一下她。

    可以旁听吗?南宫贺弯着眼睛问,他预感这里将会上映一场好戏。

    不可以!苏墨笑着顶撞回去。

    南宫贺无奈地笑了笑,只好听话地走了出去。

    外面传来绵延不绝的尖叫声和哭声,安宛然一边哭一边喊着不。折腾了很久,门被推开,安宛然被扔了进来。

    她看了苏墨一眼,又尖叫着往回跑。可惜门已经被关上了,她怎么拍门都打不开了。

    苏墨心里更加怀疑,这安宛然才是凶手。如若她真的是死去的容妃的好友,又怎么会失态到这种程度呢?

    于是她慢慢地走了过去,用长长的指甲,在安宛然脸上抚摸着,嘴里试探:宛然妹妹,姐姐以前对你不好吗?你为什么要害姐姐呢?

    啊!安宛然尖叫着跑开了。

    苏墨脚程更快,迅速地闪身挡住了她的路,又伸出那长长的指甲。

    容姐姐!容姐姐!你已经死了,你放过我吧!安宛然崩溃地跪在地上,没完没了的磕头。地面一滩水渍,也不知是鼻涕还是泪水。

    苏墨蹲下身来,拔下头上那根发簪——就是容妃死时,插在胸口的那根。

    她几乎已经确定了安宛然才是真正的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