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新笔下文学 www.xbxwx.org,最快更新正义的使命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正义的使命最新章节!

    “婷月,你怎么了?”厉元朗吃惊的叫起来。

    “我、我肚子疼……”水婷月五官聚在一起,额头上已经渗出细汗。

    “小月,你别给我搞这么一出声东击西好不好,你妈妈我见的多了,快点起来,赶紧回家。”谷红岩以为女儿跟她玩心眼,假装有病趁机和厉元朗私会,岂是她能容忍的事情。

    “妈,真的好疼……”水婷月紧咬嘴唇,一脸痛苦状。

    “这……小月,怎么回事?”谷红岩惊呆了,就连那个非凡小白脸也凑过来询问。

    见此情形,厉元朗当机立断,不容分说一把将水婷月拦腰抱起来,水婷月也十分配合的双手紧紧搂住厉元朗的脖颈,任由他快步走向宝马车前。

    厉元朗从水婷月那里要到车钥匙,然后把她放进车后座,发动车子一打方向盘,直奔小区门口。

    谷红岩这才感觉到问题严重性,拍着车门也想上车,厉元朗顾不得许多,深踩油门,宝马车“噌”的窜了出去,留下一股刺鼻的尾气。

    “快,跟上去。”谷红岩本想坐自己的专车,小白脸赵非凡让她坐自己开来的红色法拉利跑车里,急忙也跟了出去。

    路上,厉元朗打开导航,知道附近有家省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按照提供指路的数据,以最佳捷径直奔目的地而来。

    并且他始终询问着水婷月的身体状态、水婷月疼得都讲不出话来,只是咬紧牙关催促几个字:“疼死啦,你倒是快着点。”

    此时正值下班高峰期,到哪里都堵车,厉元朗钻大街走小巷,依然被车流死死堵住。车后座的水婷月一个劲儿的喊疼,厉元朗索性咬牙,背起水婷月在车流间闪转腾挪拐上人行道,一路小跑以最快速度到达医院抢救室。

    等医护人员七手八脚将水婷月推进抢救室后,厉元朗整个人都累虚脱了,坐在门口椅子上大口喘着粗气,口干舌燥,身上早被汗水浸湿透了。

    正这会儿,厉元朗的手机响起来,一听竟然是水庆章急促的问话声:“小月怎么样了,在哪家医院?”

    这是水庆章处置厉元朗以来,第一次给他打电话。厉元朗不敢造次,如实讲述一番,听说女儿在附属医院的抢救室,水庆章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一半,有厉元朗照顾,又放下一小半,现在就等着医生的诊断结果了。他让厉元朗随时把情况报给他,手机一定要保持时刻畅通。

    没一会儿,谷红岩和赵非凡也风风火火一起赶到,估计是水庆章告诉她的地方,因为厉元朗着急弃车,法拉利没有跟住跟丢了,听了水庆章说在省医科附属第一医院,这才着急忙慌赶来。

    “小月怎么样了?”谷红岩焦急问厉元朗。

    厉元朗如实相告,一向强势的谷红岩,这时候也焦虑起来,像个没头苍蝇似的,在抢救室门口来回走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赵非凡却在一旁撇起嘴角说:“这里条件太差,谷姨,要不转院到公安医院,我一个电话就能办妥……”

    听口气,这个小白脸一定也是官家子弟了,厉元朗对于这样的人没有好感,大多数眼高于顶,看不起普通老百姓。

    想想也是,从小娇生惯养,生活在一个锦衣玉食的家庭里,哪里懂得底层老百姓的艰辛和困苦。在他们眼里,生活是美好的,镁光灯下根本不存在黑暗角落。

    于是厉元朗便说:“这位老弟,婷月还在抢救,至于转院的事情暂且先不论,等医生出结果再说吧。据我所知,医科大附属一院无论人员设备在省城医学界都是首屈一指的,公安医院么……我不了解,不敢妄下评论。”

    厉元朗之所以这么说,是在了解燕游山疗养院就是省医科大学下属医疗机构,那的医生水平都很高超。而医大医院本身就归医科大学直属领导,有医科大学做后盾,想必差不到哪里去。

    赵非凡却不以为然,抱着胳膊傲慢的问:“你是谁啊,刚才没来得及认识呢?”

    厉元朗心里对他一百个反感,表面功夫还要做足,主动伸手自我介绍:“厉元朗,水婷月的同学?”

    他没说男朋友,是因为谷红岩就在身边,怕她再吃了枪药似的胡搅蛮缠。

    “噢,你就是厉元朗,听说过,婷月以前跟我提起过你。我叫赵非凡,允阳市团委副书记,我爸是赵尚明。”随后也象征性的和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