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新笔下文学 www.xbxwx.org,最快更新正义的使命最新章节!

    常委会见了面之后,又在县委礼堂举行了全县正科级以上大会,毕竟是新来的纪委书记到任,怎么也得在全县委局般和乡镇领导面前混个脸熟。

    纪委书记,是专门查处干部的官员,要是不知道纪委书记长得什么模样,以后就甭在官场上混了。人家可是手握尚方宝剑,只要嘴角稍微一歪歪,说查你就查你。

    这年头,谁的屁股底下没有点屎星子,一查一个准儿。所以这次大会上,不少人都把这位年轻纪委书记的长相深深镌刻在脑海里,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遗漏。

    见面会开完,晚上七点,在县委招待所专门为厉元朗举行了上任接风宴。

    县委常委悉数出席,还有县人大、县政协的有关领导,以及参会的所有人员,乌泱泱的几十号人,摆了整整五桌。

    朱方觉代表县委发言,再次对厉元朗上任表示欢迎。厉元朗做了答谢感言,酒桌上自然不能像会场那么正式,气氛也相对轻松一些。

    厉元朗作为主角,酒自然是少喝不了的。他左右逢源,来者不拒,举杯就干。还是那句话,酒品即是人品,喝酒藏着掖着,难免会给人留下不良印象,说他耍奸取滑,以后相处会小心着点,对于厉元朗日后开展工作不利。

    幸亏厉元朗酒量不差,多年历练加之身体条件好,一圈下来,一斤多白酒进肚,依然谈笑风生,面不改色,眼神锐利说话不走板。

    这顿酒不白喝,通过观察,厉元朗发现个有趣现象。荣自斌和倪以正不对付,二人说话经常针尖对麦芒,冷嘲热讽时有发生。

    可是奇怪,每每出现这样状况,朱方觉出来打圆场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的偏袒荣自斌说话,似乎朱方觉很惧怕荣自斌。

    真有意思,一个县委书记却看县长的脸色行事,这在全国估计也是屈指可数,很少遇见的。

    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原因,要么是书记性格懦弱,要么就是县长太过强势,或者说县长的背景势力很强大,县委书记不敢得罪。综合厉元朗跟荣自斌的接触,这个人的所作所为,他更相信是后一种。

    第二天早上,厉元朗起来后,特意去住处旁边的小公园里慢跑,之后又去健身器材那里活动腿脚。

    这是厉元朗最近才开始保持的习惯,由于坐办公室或者坐车时间长,很容易造成颈椎腰椎出现问题。别看厉元朗才三十多岁,防微杜渐,尽早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对身体健康有利,省得岁数大了遭罪。

    他正在锻炼,无意中发现远处有个人影一闪很快又不见了,他迅速张望寻找,却没有再看见那个人。厉元朗以为自己眼花神经质了,自嘲的摇了摇头,没当回事儿。

    “元朗!”这一次是有人叫他的名字,听着亲切熟悉,顺着声音找去,就在前方几米以外的小树林子里,谢克躲在一棵树背后,招手叫他。

    厉元朗停下,用毛巾擦了一把汗,边往那边走边半开玩笑道:“你谢大秘书什么时候改成地下工作者了,神神秘秘,搞得地下接头似的。”

    “嘘!”谢克一竖手指,警惕的看了看四周,一把将厉元朗拉到跟前,在树荫掩护下,说话才敢大声。“我是该叫你元朗名字啊还是厉大书记。”

    自从当初摆平展鹏飞的事情,厉元朗和谢克关系不知不觉近了一些。谢克身上是有毛病,仗势唬人,可接触到西吴县几个领导的秘书,无不是这样的人。像隋丰年,还有朱方觉的秘书张令之流,总体上差不多。

    关键是,谢克人品不坏,骨子里还有一丝正直感存在。就像展鹏飞出事后,他肯为同学两肋插刀跑前跑后,单凭这一点,厉元朗还是愿意和谢克交往的。

    不过,谢克小心谨慎还是引起厉元朗的猜疑,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问他刚才的举动所为何故。

    “有人跟踪你,我不得不小心。”谢克直言说道。

    “知道是谁不?”

    谢克摇了摇头:“我没看清楚,还是小心为妙。”

    “你说说看,是谁派人跟踪我?”

    谢克略作沉吟道:“我不好确定,县里局势复杂,谁都有可能。”

    听谢克的分析,县委书记朱方觉、县长荣自斌以及副书记倪以正,这三个人的嫌疑最大。

    西吴县表面上平静,实则平静的水面下全是暗礁。

    荣自斌历来强势,最近又搭上金家这艘集结号,自持身价倍增。他向来不把朱方觉看在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